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莫言斋系列之神仙祸(3)长篇鬼

时间:2021-07-09来源:孔子文学网

一边观战的莫夫人叫声“不好”,刺啦一声扯下自己的衣袖,甩了出去,那衣袖顿时化成一双火凤凰,张开双翅和尾羽,试图挡住汹涌的洪水。就在这时,空中传来隆隆巨响,仿佛天地都随之震动,千条闪电撕开乌黑的天幕,一条金龙横空飞出,直扑向下面的莫生,那龙尾无意间一带,点在水面,那水面上居然燃起了蓝绿色的火焰。莫夫人的两只火凤凰受了惊,忽的一振翅,露出了一个缺口,燃着火焰的洪水便轰然倾泻而下,莫夫人大惊,飞身扑向那诡异的滔天巨浪,在水火间现出人身蛇尾的形状,张开双臂,盘起金色的长尾,将那洪水挡在了身前。

  与此同时,但见莫生将双手在身前一划,呼的化成一只七彩大鹏,扶摇直上,直冲向那金龙的双眼。那金龙似乎没有料到这突然而来的攻击,慌忙低头躲闪,匆忙之间,虽然保住了双眼,却被那大鹏抓伤了额头正中,鲜红的血顺着前额流了下来。那金龙顿时长吟一声,恼怒地甩了甩头,忽然张开鳞甲,放出千百道闪电。这些闪电划开天际,往莫言阁的方向延伸,不多时,但见在远方,莫言阁所在之处升起了滚滚浓烟,火光映红了半边天幕,那金龙随后伸出前爪,口中喷着青雾,瞪着血红的双眼,扑向正聚精会神抵挡洪水的莫夫人。七彩大鹏见状,不顾一切地俯冲下来,虽用翅膀替莫夫人挡住了龙爪的一击,却没有挡住龙口喷出的青雾。只见那青雾笼罩了莫夫人和她面前的水墙,顷刻间那水墙就结成了坚固的冰幕,而水墙前的莫夫人也化成了一座晶莹的冰雕。七彩大鹏见状发郴州癫痫病如何才能治疗出一声尖啸,在空中打了个滚儿,当下现出莫生的容貌,腰际以下却是金色的长长蛇尾。

  但见那莫生甩了甩右臂上淋淋的鲜血,披散了长发,露出獠牙,两眼仿佛要喷出火来。他长尾一甩,正中金龙,那龙顿时成了火龙,翻滚着轰然落地,现出满面是血的元浩天来。莫生顺势又是一击,元浩天打了个滚匆忙躲过,那长尾重重落在地面上,大地一阵颤动,居然裂开了一个深深的口子。元浩天摸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冷冷一笑,忽然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从他脚下的裂缝中,涌出红色的熔岩,那熔岩聚成了一条长鞭,飞向莫生,莫生青紫了脸庞,伸出双手,指间忽然出现了千万个光点,那些光点渐渐聚成一处,变成了一个硕大的光球,将莫生包住。莫生慢慢闭上了双眼,身体开始透明,而那光球却在不断的扩大,光芒所到之处,万物顿时灰飞烟灭。元浩天见状大惊,脱口而出:“你……你能灭世?”正在这时,空中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声音:“巳君手下留情,巳娘娘身上有‘地心’。 ”

  那莫生忽然睁开了双眼,收起獠牙蛇尾,变回了正常人的模样,仰天冷冷道:“久违了,玄光姬。”那光球也顿时黯淡下来,逐渐缩小消失。元浩天则立刻收了法术,叫了声“师父”,低头单膝跪倒在尘埃中。那声音继续道:“巳娘娘身上的寒冰之毒已经开始消褪,并无大碍。还望巳君看在这一点上,肯将小徒交与我来教诲。”

  莫生看了看不远处的莫夫人,见她周身正发出淡淡的红光,松了口石家庄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气,点了点头。踱过元浩天身边时,莫生停了下来,淡淡地说了八个字:“天本无道,道在人间”,元浩天不由愣了。

  云收天青时候,莫氏夫妇双双回到了莫言阁,只见残垣断壁,楼阁房舍大都化为了灰烬,阿宝和阿蛮见莫生和莫夫人回来,略带愧意道:“两个多时辰前,忽然天降闪电万道,莫言阁走水……”莫生淡淡答道:“知道了。吕氏夫妇呢?”阿蛮咬了咬嘴唇,接着说:“吕凡玉没了。”莫生背过身去,没有说话。莫夫人拉过阿蛮说:“带我去看看孤独郡主吧。”

  两人一同来到后边那惟一完好的几椽厢房,见其中一间的房门开着,孤独芊正坐在地上发呆。莫夫人皱了皱眉低低问:“怎么一回事?”阿蛮道:“按公子交代的,我们安排了众人,又吩咐吕氏夫妇不可出此屋半步。莫言阁走水时,这边的厢房并没有起火。也许是那个吕凡玉看到天火,慌了神了吧,居然想跑出屋去,结果被那古怪雷电烧化,连尸体都找不到了。”

  莫夫人点了点头道:“你家公子从幻天带来的花草呢?”阿蛮应了一声“我去取来”,从里屋捧出那花草来递给坐在孤独芊身边的莫夫人。莫夫人将花草抱在怀里,低低对孤独芊说了几句话,孤独芊忽然惊讶地看了莫夫人一眼,随后小心地接过了莫夫人手中的花草仔细端详。就见那花叶细长如兰,一面漆黑,一面雪白,花叶正中,隐隐挑出一个绿色的花苞来。孤独芊闭上眼睛,仿佛专注地想着些什么,忽然她脸上露出喜色,猛地睁开双眼,黄冈癫痫病医院哪个最好那绿色的花苞开始吐出淡淡的烟雾,在花叶间萦绕不散,烟雾中,一个素衣男子正微笑而立,默默注视着孤独芊。

  “郎君,你在这里啊……”孤独芊抱紧了那花草,微微笑了起来。莫夫人说:“如我方才所言,此花名摄神,可以读识人的思想,放出幻影来,解你相思之苦。只是此物来自幻天,非人间之物,如果日夜与之相伴,此物便会吸取人的寿命,此一点,孤独郡主必须牢记。”孤独芊仿佛没有听到莫夫人的话似的,只自顾自笑得开心,口中呐呐道:“君记否,桃花雪,陌上逢……没了郎君,生不如死”。莫夫人叹口气对身后的阿蛮道:“我们出去吧。”

  到了门外,阿蛮咬咬嘴唇低声说:“吕凡玉一死,那孤独芊就乱了心脉,怕不是个长命的,可怜她腹中的孩子还有她的父母双亲……”莫夫人看了看渐晚的天色道:“连夜送信去孤独大人府上,说是孤独芊在这里,让他速速来接。至于那孩子,阿蛮不用担心,那可是个福大命大的小东西。”莫夫人忽然笑了。

  两天后,孤独家来了车马,接孤独芊回了长安。据说,那孤独芊回到娘家后,就一直神智不清,在生了一个女儿后不久,便香消玉殒了。那女儿在孤独家长大,出落的妩媚动人,机敏聪慧,不到十六岁就艳名远播,被皇帝召入宫中去了。

  而那曾经喧闹的莫言阁,在经历了一场大火后,开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据说莫言阁起火那天,天崩地裂,洛水倒灌,实在是恐怖至极,好在癫痫是怎样发生的没有任何人受伤。同日,天师元浩天不知所终,有人说,大地震撼时,在洛水边看到天师白衣如雪,和一妖物奋力搏斗,捍卫了天地。后来,妖物灭尽,乾坤清朗,天师便和一女子飘然远去了。

  初春,冰雪消融时候,在南下的官道上,飞驰着一辆马车。车里阿蛮和莫夫人正大呼小叫的玩骰子,车窗边坐着莫生和阿宝,捧着酒杯喝得高兴自在。那阿宝悄悄溜了一眼精神很好的莫夫人道:“莫老大,我说那个姓元的可真阴,居然偷袭,嗯,想必是他自恋的很,被你抓破了脸,恼了。夫人可是怕冷怕的要命,要不是‘地心’那个宝贝,可就麻烦大了;而那个吕凡玉,哎,你相信他真是因为胆小才跑出去的吗?”

  莫生笑笑道:“吕凡玉是自尽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他信了自己的‘天命’了,多半是不愿意连累别人吧。元浩天只看到了吕凡玉有乱天灭世的命相,却忘记了人的命运中的很一大部分是握在人类自己手里的,被称为人间道,其变幻最难预料。元浩天想不到自己也会成为这灾祸的起因之一,更没猜透孤独芊和吕凡玉的帝后之相来自他们的女儿幸儿。在三十年后,那丫头将权倾天下,最终将成为一代君王。”

  “提到乱天灭世”,里边的莫夫人忽然发了话,“这里的某个人是不是该去面壁思过几年。”

  莫生呵呵一笑,俯身贴近莫夫人的耳边说:“兴灭一向共存,没了巳儿,某个人就失衡,不得不现原形了。”

上一篇:朱友贞简介 朱友贞干了什么事儿被视为不详?

下一篇:最后一个在朝鲜的美国逃兵精选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