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日记 >

半壁梯田半壁村——屏南柏源村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孔子文学网

半壁梯田半壁村——屏南柏源村

禾 源

水,在天地间流出溪涧,流出江河,人类迁徙的步履跟着水在溪边、河岸踩出了一条条的路。水是引路的,但人类不能与天使同归于海,同化作云,他们只能泊在岸边,筑舍而栖,开荒种地,男耕女织。柏源村的祖先也就是这样随溪水牵引,逆流而上。自南宋淳祐年间从古田而来,选择在发源于鹫峰山脉柏源溪中段的柏源安家繁衍,至今有七百七十多年。

村中的石拱桥,虽说修建的年代并不久远,只是上世纪七十年代的事,但一桥卧波,充当两岸枢纽时也成了风景,成了看风景的平台。桥头边上年纪的大树一副呵护之态,让我在绿荫里陶然看景。向水的源头方向看去。左边是梯田,是一片偌大带着山体弧度的梯田,季把绿举向天空,秋来把金黄拱到蓝涯。右边是村舍,各式的马头墙与许多平实的土墙,挺立着一家家气质,守护一户户温馨。柏源的风景、柏源的生机,就在这一溪两岸。我在桥头一动念记下了:“一水切分金瓯地,半壁梯田半壁村”。

一处好地,自然向往的人多,苏氏先祖选中这里安家立业时,这里已有他姓人家。如是,自然就演绎着明争暗斗的。相传中:苏氏先祖落户于梯田顶上的乌石下,另一姓氏定居于刘当山,彼此相望。这一姓氏兄弟七八个,人人身强力壮,能耕能猎,个个好手,其中长兄那把锄一口气能连起七坯土,做出长达一丈的田埂。一天苏家选中一块墓地,结果这地方让这个姓氏癫痫病的早期症状都有哪些的兄弟得知,他们商量,子孙要发达,务必要得天地赐祐,于是几个兄弟合力趁抢葬,几个挖穴,一个扛碑,一个扛棺,就这样强占了这块墓地。苏家认为,天地之福,自在天赐,既然给他家葬了,先机占去,不必再明抢,再说也可能敌不过他家兄弟,但也不能就这样白白被占,让他们得到福地的庇佑。

墓坐雄鹰,蛇谓龙形,龙降万物。沿梯田而上往村子的路弯如蟒蛇进山,给蛇披甲便是苍龙,苍龙现身,定能制约这墓的风水运行。苏家决定修路,用石铺路,且把这条路称为南蛇岭,举全家之力,路终于修成了。一级级石阶就是苍龙披甲,清晨霞光中南蛇岭带露披光,在云雾中如龙腾云,晚霞里南蛇岭又金光闪烁,如龙归隐。到底是不是这条南蛇岭制约墓的风水,还是天意不可违,据说那块墓地后来遭雷殛,传说归传说,事实归事实,这家也确实发展不好。( 网:www.sanwen.net )

苏家在乌石下定居中,家和业兴,渐渐发达,可一次意外丢失了几只母鸭,几个月过而在南蛇岭下的柏源溪对岸,发现了几只母鸭还带着一群小鸭,苏家人被这意外惊喜,回家后又动念搬迁。乌石下居家虽说山高气清,可每天劳作下坡,而一担柴一担草,尽是上坡,年年秋收许多稻谷都得往上挑,费尽心力,几只母鸭都知道迁居到溪对岸,我们何不顺生灵启示也迁到母鸭安窝的地方,武汉癫痫病治疗先进医院再说那里地势平坦,劳作上坡,负重下坡也省力。就这样一家一户地往现有的村址迁居。这一迁,迁对了,家家发达,不断置办田产,苏家的财主不仅多,且产业大。他们为了上祖,感恩这群鸭,便在鸭窝的这块地上盖起了苏氏宗祠。

家大业大,追求功名成就,这是耕读传家法宝,诗书礼仪哪能缺席,讲究出入悌,讲究纲常节孝,柏源村便有了秀才、贡生。但林子大了,类多了,私心有了,便有人想独占鳌头,占尽风水。要在宗祠前盖楼起居。

柏源人在讲述着这些故事时,会长叹一声,讲述起“太子楼”的故事,这座楼就宗祠前,祠前、殿边不让起居,这是俗规,村里人不让他们盖,但他家财旺丁旺,不可一势,强行盖了。“太子楼”并非真出太子,而是出了个假太子。相传这家出了个读书人,上京赶考,家富财旺,到京城并不是温书备考,而是跟京城一些浪荡之子挥霍钱财,结果名落孙山,钱财耗尽。但这人挺投机取巧,编出一套的身世,在回程的路上扮演着太子的角色,走官府,进衙门,接受官方礼遇,喝香吃辣不说,自然还收受敬奉大礼,可谓是一路得意。可走到了古田县,或许是感觉就要到家了,或许是四处乡音的包围,放松了伪装的戒心,就在古田知县递给他一杯茶,他轻轻触唇时的一句,“操伊侬奶,这么烫”曝露了身份,露出了乡野人的尾巴。他满载而归没几天,县衙派人来抄了他的家,没收了他一路所得,还洗尽他家的财产,假太子还好往南蛇岭跑去,躲到了乌石下的老村,不然也被哪种癫痫药物能把病情控制住解押到县衙治罪了。一切都了,可这“太子楼”留下了,且代代居住。

“太子楼”两进厅,上下廊结构,前后天井,这与闽东北许多大户人家建院宅建筑风格一样,天井打捞日月精华,窗雕镌刻典故,泥塑填补主人风雅,大大厅堂畅亮主人气象,厚厚土墙加上灰粉彰显财力,高高马头墙昂起一个山野人家的骄傲。柏源村这样的古民居并不少,洋中厝有,上墩有,顶头厝有,这些老宅点缀在乡村各个角落,展示着村庄的辉煌的同时也栖下一个个艰辛创业的故事。

每每有人参观这些老宅,看窗雕,看泥塑,看古老民居典雅之余,站在天井边,“太子楼”的故事,还有更多的故事,就会在此时从天井浮起。不管是光彩的还是如“太子楼”这灰色的,但故事人人都听。

“太子楼”背后就是苏氏宗祠。“太子楼”当年虽强起强盖,但如今与宗祠则相得益彰,一位懂风水地理的,用手机当罗盘测了测说:“苏氏宗祠坐艮寅,水出丁”是块好地,我不知道好在哪,只感觉到这有上下廊、后两伍,正厅六柱,四扇抬梁的宽绰建筑,透着一种既威严又慈悲的气息,各类匾额高挂在正厅的檐下熠熠生辉。此境中自然对苏氏家族饱怀敬仰。宗祠门前保存八字形青梨石旗杆夹,八块四对横列,高高的旗杆虽然不见了,但旗杆夹上深刻的“同治壬戌(年)恩科中式恩贡苏冠馨立”;“同治二(1863)年照锡大渊献荔月吉日”等字样,凹凸可触,祖上的荣耀永远铭刻。这种的旗杆夹,围墙里厝门前弄边有辽宁比较好的癫痫医院,顶头厝上弄边有,贡生苏万水、苏瑞、苏标元等名字与这些旗杆夹相依相生。一同坚守着柏源村的文风古脉。

看柏源村的旗杆夹,看大清皇帝钦旨的节孝坊,再看一座座气势恢宏的老宅,着在这方水土上人们的情怀,柏源人溢美也不掩瑕,纯朴而真实,这有如一堵堵厚厚的土墙,结实而彰显。旗杆倒了,旗杆夹还在,节孝坊中妇人的名字淡忘了,但石坊还在,耕读传家传统依然以坚石一样留在村中。

往事如风又如水,风过树还静,水过村留影。乡村里的前生今世,也许就是村中的古树与溪里的水最清楚的。我访溪问水,虽然我找不到当年的那群鸭的影子,但我看到柏洋村的倒影。我顺着梯田中的南蛇路,走到了乌石下,我临风问树,乌石下村庄找不到炊烟,但触摸粗粝古树皮中我摸到了沧桑,追古抚今找到了见证。

历史讲述起来如同故事,与时俱进的乡村总是呼吸着当代的气息,通往他村邻乡公路,铺上水泥。村水尾修建了水库,让水尾殿神明日看波光粼粼,夜赏轮月沉影,引导着后人参悟“竹影扫阶尘不动,月轮穿沼水无声”静穆境界。我站在桥中向水头看,转过身又向水尾看,这半壁梯田半壁村的柏源,前生今世一切的风景都养在这梯田与一溪中。守护吧,清流不绝,守护吧,梯田不荒不毁,把这半壁梯田半壁村的画意定格在现在与将来的画面中。

2015.10.11于听月轩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秋云雅赏_散文网

下一篇:让文明创建成为公民的行为自觉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