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流散的工友[五]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孔子文学网

[五]工会干事陈学文

陈学文本来在热处理车间搞电镀,可每次他当班老出废品。车间主任很头疼,就跟厂长说,陈学文每天在饭堂为工友放电视,干脆让他到工会去吧。厂长说,行。就这样陈学文就安排在厂工会当个干事。

陈学很憨厚,做事不怎么动脑筋。有人总说他心口多一砣肉。但他待人诚恳实在。五一劳动节那天,他负责慰问半边户的职工。他为每个半边户送去2斤肉一瓶酒。那时,半边户都是单职工,住在山岗上的一排平房里。正好这一天老刘的老婆从乡下来了,陈学文没敲门便走了进去。没想到老刘正在床上与老婆折腾,陈学文站在房中间进退两难,便轻轻咳一声。老刘说,你来干啥呀,没看到我正忙吗?陈学文便说,今天五一节,我代表工会送温暖来了,你就起来收下吧。老刘一听,又气又好笑。老刘说,我的温暖还没送给我老婆呢。等我忙完了,再接受组织的温暖吧。程学文点点头说,那你们搞,我到门外。老刘大汗淋漓走出门外时,陈学文提着一块肉在外等了足足一个小时。老刘看到陈学文还站在门外,便说,你个傻B,你把慰问的意思放到房里不就行了。陈学文一板正经地说,厂长交待了,要把组织的温暖送到职工的手中。老刘一听乐了,他一把接过陈学文送来的酒肉,拍了拍陈学文的肩膀说,你真实在,那我你了。陈学文说,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

陈学文憨人有憨福。他从部队转业进厂时,汪厂长给他介绍了一个又白又漂亮的老婆,不到八个月,他老婆便为他北京癫痫专科医院生了一个儿子。工友们带着嘲笑的口气问他,你是当火箭兵转业的吧,这么快就弄出一个胖崽。他正色道,我是当工兵的,专门负责挖地雷的。工友们见他不懂风月,也只好一笑了之。 汪厂长将陈学文的老婆安排在后勤科,隔三岔五地总要到陈学文家中坐一坐。汪厂长说,你去为职工们放电视吧,这是工会的。陈学文就说,好的,你多坐会,我去把职工的业余安排好。从此,陈学文每天总要等到投影电视布满花才回家。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有一天,陈学文发现渐渐长大的儿子有点像汪厂长。他便问他老婆,他老婆说,小孩是模仿大人的。老汪是他的干,儿子也挺喜欢他。见面多了,便模仿他的样子长呢。陈学文拍了拍脑袋,怪不得呀,还有这个道理。

汪厂长总是里往陈学文家中跑,工友们都心知肚明,只有陈学文一个人蒙在鼓里。三车间的老张看不下去了,便趁汪厂长进陈学文家偷偷上了一把锁。老张跑到饭堂对陈学文说,你家来了贼,快回去看看。陈学文回家看见门锁了,说,这个贼真怪,偷了东西还要锁人家的门。他挠开锁,见汪厂长和老婆坐在那里便说,老张瞎说,那有什么贼呀?( 网:www.sanwen.net )

化油器厂垮了后,汪厂长与老婆了。他在大庆办了一个石油机械配件厂 ,听说生意挺红火。过了一年,陈学文的老婆带着儿子也去了那家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工厂。陈的老婆说,我给你留了5万元钱,以后分开过吧。陈学文说,那我怎么办?他老婆说,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陈学文一个人呆在家里,看着工友们都到沿海去打工,便在心里盘算着。他想我又不懂技术,不如去做生意。有老婆给的5万元做本,说不定可以发起来。有一天他碰到外号叫"王蚂蟥"的工友正在街上卖古董,他便问"王蚂蟥"生意怎么样?"王蚂蟥"神秘地告诉他,这个生意可来菜,一年不开张,开张吃一年。就是要本大才好赚钱。 陈学文听了心一动,就问"王蚂蟥",5万元够吗?"王蚂蟥"吃惊地看了一眼陈学文问,你拿得出来?陈学文点了点头。"王蚂蟥"眼晴一亮,连忙站起来抽支烟给陈学文。他拍了拍陈学文的肩膀说,怪不得你气色这么好,钱真是往贵人身上撞呀。陈文学说那有钱撞我呀?"王蚂蟥"说,有。不瞒你说,我手上正有一笔大生意,少说也要赚它二十万。无奈手头紧,看着生意不能做。你这一来,不正撞着钱了吗!

陈学文心想,一笔生意能赚二十万,这样的生意到那里找呀。见陈学文心有所动,"王蚂蟥"连忙跑到陈学文身边,对着陈学文的耳朵悄悄说,你出本,我出关系,做成了给2万我,你得18万。 你可千万别让人知道了。陈学文说靠得住吗?靠得住就搞。"王蚂蟥"一听火了,我们这一行,靠的就是,我王某正是看到你待人诚恳厚道才信任你呀。这样的生意就是我亲老子与我做我还不愿意呢。钱财这个东西投的就是个缘份。

2008上海治癫痫病哪个医院比较好年秋,陈学文怀揣5万元和"王蚂蟥"乘火车到达郑州。来接站的是一对老实巴交的兄弟。兄弟俩介绍,他们姓贾,祖上是[[红楼]]中贾府的后人,当初贾府抄家后,太祖情急之中拿了一件瓷枕,慌乱中逃难到河南。以后就定居在河南新郑的乡下避乱。现在巳八世了,祖上的这个瓷枕巳成为我们贾家的传家宝。无奈家道中落,现在兄弟俩穷得媳妇都娶不起了。我们兄弟俩没办法,打算把传家宝卖了成个家。 陈学文一听,挺同情的。就说,你们带我俩去看看吧。贾氏兄弟就带着陈学文俩人乘车到了乡下的一栋破旧的老房子,贾氏兄弟一进门便点上一柱香,面对"天地君亲师"的神位叩头大拜。贾氏兄弟一边拜一边哭着说,孙儿不,太祖饶恕。我俩也是为了不断了贾家的香火,才不得意卖了传家宝的。然后兄弟俩抱头。站在一旁的"王蚂蟥"连忙扶起贾氏兄弟说,子不孝,无后为大。你俩虽然卖了传家宝,等娶了亲有了传宗接代人,你太祖在天之灵会保佑的。贾氏兄弟叹了口气,咬了咬牙说,卖了去球。说着兄弟俩便拿起锄头,移开一张旧木床,小心翼翼地从地上挖出一个旧木箱。兄弟俩对着木箱又是一阵叩头大拜,然后含着眼泪把木箱捧到陈学文手上。陈学文又递给"王蚂蟥"说,我不懂你看看吧。"王蚂蟥"轻手轻脚地打开木箱,只见厚厚的一层油布下一个白色的瓷枕闪着银光。"王蚂蟥"拿出放大镜仔细观摩,然后惊叫道,正德四年的,好货。你兄弟俩考虑好,我们只带5万元,定好就成交。贾氏兄弟含着眼泪说,看在我太祖的份上加1万吧。"王蚂蟥"正武汉医院癫痫康复中心色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当初说好5万就5万。贾氏兄弟叹口气,说,人穷志短,有什么办法呢,成交吧。

贾氏兄弟哭着将陈学文俩送到村口,"王蚂蟥"便请了一个电麻木赶紧上路。到了县城,"王蚂蟥"对陈学文说,贾氏兄弟低价贱卖,肯定会,说不定今晚就赶过来。不如你赶紧搭车回去,我在这里挡着。陈学文连夜赶到郑州,又乘车南下赶回武汉。也就是那一天,我正在粱子湖筹办捕鱼旅游节,陈学文突然打个电话我说,他买了一件宝贝,要到鄂州来躲几天,要我给他开个房。

晚上,我在新世界大酒店给他开了一间房,他风尘仆仆一进门,便赶紧拴上暗锁。然后激动地对我说,兄弟,哥要转运了。你来看看我的宝吧。他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汗水,小心谨慎地打开了那个小木箱。我瞄了一眼,便感到有些不对劲,便对他说,今天好好休息吧,明天我再介绍省文物局的看看。

过了几天,陈学文带着他的宝贝去找我的朋友鉴定。我的朋友只看了一眼便打电话给我,你介绍的那个人懂不懂文物呀?连刚出窑的东西都不认识,以为是买彩票呀。我一听,连忙给陈学文打去电话说,回去吧,以后别再玩古董了,那不是你玩得起的。

陈学文的回家了,在家大病一场后便很少出门。若干年后,我回乡夜宿金石大酒店。刚停下车,便看到陈学文走过来收停车费。他面黄肌瘦,老态龙钟,完全变成了一个老头子。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叛徒_散文网

下一篇:我有些老了——作者笔砚先生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